美国将把汇率承诺作为贸易协定的目标

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政府有望推动的美国新贸易协议将包括规避汇率操纵的有法律约束力的承诺,但具体的细节内容视不同贸易伙伴而定。

这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前美国官员表示,“每种协议都有视自身情况而设定的框架。”

“我想,如果美国是与欧盟进行谈判,而不是像中国或日本这样的国家磋商,对欧元可能会有不同的考虑。

美国对人民币汇率水平不满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矛盾之一,而美国试图将参考汇率纳入协议已经增加了与日本等贸易伙伴谈判达成协议的难度。美国还试图与欧盟和英国达成贸易协议。

在美国与墨西哥和加拿大达成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之后,美国才避免了贸易协议中做出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自由汇率承诺,这可能降低了政策行动的自由度。在特朗普已宣布美国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附加有汇率的相关声明,但由于只是一项附带协议,没有纳入重要文本,因此附加协议没有强制执行力。虽然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承诺的“避免国际收支调整或取得不公平竞争优势”并没有覆盖中央银行,但该协议对透明度和报告做了要求,还可以要求IMF来解决争端。

在浮动汇率制度下的双边贸易赤字在一段时间后会得到自行修正,但这位前任官员表示,“当今世界这显然是不会发生的”。

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将会取代旧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墨西哥参议院今年夏季已经批准,目前在等待加拿大和美国的认可,美国国会很可能会在今年秋季批准。

根据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三个国家都要公布每月的国际储备、外汇干预数据和每季度贸易收支数据。每年还至少会举行一次会议对上述内容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

-WTO问题上绝无退让

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高级官员还表示,美国不会因WTO争端解决机构的上诉机构停摆危机增加而做出退让。

尽管美国赢得了在WTO的大部分申诉,但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强烈批评WTO,尤其是指责WTO在推动中国经济开放方面毫无成绩。美国还在阻碍WTO上诉机构大法官的提名。如果在12月11日前的新法官提名还无法通过,上诉机构的法官人数达不到法定最低要求,就无法正常审议和解决国际贸易纠纷。在眼下贸易冲突之际,这种局面只会让全球经济增长蒙上更长期的阴影。

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官员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看来,根据1994年协议设立的争端解决制度已经把WTO从一个协商论坛变成了诉讼论坛。

该前任官员表示,“WTO申诉机构在试图改变你认为可以通过谈判带来好处,这才是真正值得担忧的。”“ 申诉机构能对美国从未做出的承诺进行审判和制裁吗?”

为解决贸易争端,加拿大和欧盟在今年7月宣布成立一个临时上诉法院,但该协议没有为更广泛地区提供解决办法来应对WTO申诉机构瘫痪。

当MNI问及12月份之后WTO上诉机构能否达到正常运行的最低人员数量要求时,该官员说,“这要看其他成员国”。

“美国总统和贸易代表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我们认为上诉机构在行使从未具有的权力,我们对填补人员空缺不感兴趣,除非我们弄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如何确保未来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到目前为止,其他成员国对美国的关切问题几乎没有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