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布拉德对利率保持沉默,就贸易摩擦发出警告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周二表示,进一步货币政策行动或可取,但他正在观望过去9个月“货币政策的长期和易变影响”,而这些影响目前才刚刚开始影响宏观经济结果。

布拉德在华盛顿发表演讲,提到美中贸易争端升级后市场波动时称,“美国货币政策无法对日常贸易谈判的相互让步做出合理反应。”

布拉德称,“我预计这种不确定性不会在未来几个季度及几年内消失。”布拉德在华盛顿表示,“最终结论是,与截至去年年底相比,目前美国货币政策要宽松得多。”

尽管布拉德敦促人们更好地理解美联储此前政策举措的影响,但他对长期贸易不确定性的影响发出警告。他表示,“这可能将令全球投资降温,并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并补充称贸易限制对美国经济的直接影响相对较小,但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可能更大。

布拉德还谈到通胀压力持续温和。他指出,通胀及通胀预期均低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2%的目标。他表示,“尽管美国实体经济连续两年多意外上行,但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这显然关系到通胀目标的可信度。”

布拉德还提到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高于2年期国债收益率,这可能是因市场预期FOMC未来政策举措,故迄今我们未见收益率曲线倒挂加剧,”他说道。